那不是前几天才诈死的,傲家废物二小姐吗?她居然还有脸闲逛

如果听信了傲千霸的怂恿去找傲千霜撕破脸,若是赢得过她还好,赢不过的话…… 一方面会打草惊蛇,更一方面肯定会惊动自己的亲爹——傲王爷。 到时候只怕自己非但捞不到好处,还会惹得一身嫌。傲千霸看着傲千寻沉思了起来,心里不由暗暗道,哼,你这个废物,今天能赢了我是你侥幸,若是碰到了傲千霜,看你还得意。“千寻妹妹,如果你要去见傲千霜的话,我可以给你带路,她现在肯定在……”“闭嘴!她既然是我的亲姐姐又怎会设计谋害我?够了!我们姐妹血浓于水的亲情岂是你一个分家奴才能揣测的!傲千霸,别忘了你们分家永远都只能臣服与我们主家!”傲千寻掩饰的很好,故意用姐妹情将自己的心思掩饰了过去。傲千霜的确是一个狠心的想要除掉自己的人,但现在还不宜得罪她。等以后有机会在找她算账也不迟。“可是——”傲千霸似乎还想解释被傲千寻打断:“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若是你还要危言耸听别怪我无情!”“是,是,是,一切都听千寻妹妹的。”傲千霸忙跟哈巴狗一样顺着傲千寻的话音接了下句。“此事到此为止,但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半点风声传出去,若是你们有一人多嘴多舌,我一定拔了他的舌头!!”傲千寻冷冷的扫过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傲千霸和东府的属下们一眼,警告道。

“是,千寻妹妹请放心,我们一定不会多嘴泄漏出去的……”“二小姐请放心,奴才一定不会多嘴……”等到片刻后,众人没有听到傲千寻的回音,这才敢抬起头来,才发现傲千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傲千寻离去了之后,傲千霸这才像个主子的样子,对着一旁的奴才大骂:“没用的废物,还不快扶着本公子我打道回东府!” 众人忙扶起了傲千霸出了傲王府,竹园假山后的灵娟依然惊愕无比,似乎还没能从废物的傲千寻变成了霸气冷酷的傲千寻的转变中回过神来。翌日、破晓。 傲千寻并没打算傻儿吧唧的闷在屋子里,趁着管家没注意就从傲王府翻墙而出到了外头。傲王府位于魔幻大陆的西南方位的傲天城。傲千寻在傲天城的市集里左右张望着,用自己细心的观察力去寻思,去探索这座城的一些食物。 一路上,傲千寻不光是观察这里的乡土人情,也在回顾自己所知道的一些基本讯息。突然正在市集采购的灵娟看到了傲千寻,不由忙对她招手道:“千寻,你起这么早?”“额,嗯。”傲千寻点了点头,灵娟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来,递给了她一个热乎乎的包子,道:“我刚看到你一边走路一边像是在想事情的样子,怎么了?”其实灵娟也想找个机会问一问傲千寻昨天晚上在竹园里的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傲千寻看出了灵娟的心思,便也没有伪装,直接道:“我在想魔幻大陆。”

傲千寻通过记忆里的记录,了解到了魔幻大陆,是一个崇尚武力,强者为尊的世界。面积之大无人能知道的清楚。 “呵呵,千寻,被我看出来了!你分明是在撒谎哦!我知道你在想的并不是那个,而是在想玄术佣兵师吧!毕竟在这个世界最为高贵最具实力的职业只有一个,那便是玄术佣兵师。他不同于普通佣兵只能用武术攻击,玄术佣兵师,他可以通过各种玄幻法术进行攻击。”灵娟很聪明,摇了摇头拆穿了傲千寻的话。“嗯,被你说中了。我的确是在想玄术佣兵师。对了,灵娟,据我所知道的在魔幻大陆,虽然玄术佣兵师的地位极高,但能成为佣兵的人多到不计其数,能成为玄术佣兵师的人却少之又少!我……”傲千寻没有在说下去,她了解目前的这个身体有多糟糕,是根本无法修炼玄术的。“因为修炼玄术佣兵师在体质、天赋、血脉的要求极高,能达到这三项都符合的人本来就不多。你也别灰心嘛!”灵娟感觉到了傲千寻的语气有些异常,忙安慰道。“因此,玄术佣兵师是这个世界所有人的梦想和最崇拜的对象。对我傲千寻来说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吗?”傲千寻的表情有些奇怪,谈不上悲伤,似乎在质疑什么。“千寻,你——”灵娟明显的觉察到了这个傲千寻和过去的傲千寻大有不同,但依然有些担心,毕竟她过去……“我没事!灵娟,给我讲讲关于四大世家的事情吧!”傲千寻忽然扯开唇角笑了,看着灵娟会心道。

灵娟嘟了嘟嘴,笑道:“之前给你讲你总说你对这些没兴趣,今天怎么突然想知道这些?”傲千寻淡淡的笑道:“就是想知道而已,你如果不想说,那算了。”“哎,算了!看你这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吧!在魔幻大陆上最具声望的四大世家,就连国王也需望尘莫及的大家族,分别是傲氏家族,玄氏家族,王氏家族,赵氏家族,四大世家实力都很强,因此一直未能分出胜负来。”灵娟本来经常和她开玩笑的,却不想今天的傲千寻居然这么冷酷,连玩笑都开不起来。在这个世界的傲千寻,是主家直系血脉的二小姐,和大小姐傲千霜为一母所出。 傲千霜在傲家的地位就很高,因为她天资聪颖,七岁就能修炼玄术因此倍受长辈宠爱。“你们快看,那不是前几天才诈死的傲家废物二小姐吗?她居然还有脸出来街上闲逛……”“呀,还真是那个草包二小姐……她的脸皮还真厚哎……”灵娟听到了街头行人的声音和指指点点后忙看向了傲千寻,忙拉了拉傲千寻的衣袖,“千寻,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府吧!”“还早着呢,刚出来就回去?再逛一会吧!”傲千寻对周围行人的议论视若无睹,并没有因为别人的议论和注视而停止脚步。“咿、。?平时草包二小姐都从来不敢这样大摇大摆的在街上闲逛,今天居然见到人群也不躲了,看上去也不怯头怯恼了,虽然脸还是那么丑的骇人,但感觉腰杆挺得直直的,人也很精神气,她真的是那个鼠胆草包二小姐吗?我怎么看的不像了呢。”“咿?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那么回事,看上去是挺精神了!” 路人甲乙丙丁……的议论声接二连三的在傲千寻耳畔响起。

标签: none

评论已关闭